铝卷分条_武禁

沧州中瑞机械制造有限公司

2019-10-24 00:13:17

字体:宋体

铝卷分条_武禁 位置:>>>第二卷修真血影第十卷叱咤界内第1524章万古一握开天斧!《仙逆》第二卷修真血影第十卷叱咤界内第1524章万古一握开天斧!()一句话,尽管是吼声震天,震动这整个星空,但却恢复不了那崩溃的荣耀,恢复不了那绝望的求生之念!云海修士,在这界外冲杀之下,只剩下不足一万的云海修士,还在不断死亡的云海修士,退缩了…一人退,则人人退,退势如潮落,轰然瓦解!每一个云海修士都露出绝望,看着那数倍于己,密密麻麻仿若无尽的界外入侵者,他们没有了继续再战下去的勇气.一旦退缩,溃败之下,更涨界外凶焰,那一声声刺耳的狂笑与吼声,传遍八方,传遍了整个云海修士每一个人耳中.可他们,还是在退…很少有人不怕死,他们,害怕-,云海,完了…,——,与其战死这里,不如留下性呢…,——,大战还没有结束,此战虽败,可我若去往其他星域,还有再战的机呢…,-种种念头浮现在每一个云海修士心神,为他们找到了种种后退的借口,使得他们的退后,更快了…红杉子没有退,他再与六个大能死战-他知道自己决不能退-其他修士畏惧死亡,退缩之事他无力去阻止,但他是界内大能,他若退了,这此战,真的就是彻彻底底的败了!首战失败,对于还没有准备好的界内来说,将是一次重击,让界内,再无继战之力…南云子也没有退,他一生寡言-但却重诺,当年封尊对他又大恩-他要报答,界内是他的家-他要守护,他没有理由,身为界内巅峰大能,去退缩…沉默中,南云子眼中露出杀战之意!在这近万云海修士的退缩中-界外修士疯狂的冲入而来,如群狼进入了羊群,厮杀之下-近万修士在那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中,没有了荣耀的他们,再次死亡了数千!还有一个人,没有退!他,就是王林!他再没有去开口说话,而是抬头中,目露坚定之色迈步中直奔那些追责后退云海修士的界外大军而去!每一步迈出,都有轰鸣回荡王林刹那来临,右手挥动下,雷霆轰轰,却见这星空立刻浮现了那巨大的雷图,更是在这雷图出现的瞬间,王林右手抬起向着星空猛地一撕!-,开,太古雷界-星空轰轰,在那雷图之中,一道巨大的裂缝直接被撕开,一股股沧杂的气息冲出之下,一声声太古雷龙的咆哮直接吼出,却见数条太古雷龙,从那裂楗内探头头颅,融入雷图之内-张口之中,便有无尽闪电轰轰落下!每一道闪电都足有十丈粗细-在王林散出了全部雷霆本源后,疯狂的降临!火焰风暴凭空出现,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其内有朱雀舞动,在一声声长嘶中,直奔四周的界外修士而去!轰鸣惊天,那巨大的声响震动星空!一人之力,阻挡了界外追击的大军,一人之力,生生的让这界外大军,停在了那里!这一幕,远远看去,足以撼动所有修士心神!星空好似被分开,一侧是退缩的云海绝望中的数千修士!一侧,则是数万界外大军!在中间,则是王林!这中间的星空上,有庞大雷图呼啸,这中间的星空中,王林的身体外,有九色火焰风暴旋转而动!王林背对着后退中的数千云海修士,望着前方那无尽人头,神色平静的站在那里,冷冷的望去!他一个人,竟让那界外大军,不敢并行半步!短暂的沉默之后,那界外大军中爆发出一阵阵惊天低吼,齐齐冲杀而来!王林没有说话,右手抬起中,血剑幻化,被他狠狠地握住之后右臂抬起,盯着前方,向前一步迈去雷霆轰轰伴随起身,火焰风暴旋转环绕在外.那一个个界外修士在临近的刹那,顿时就有上千人虚火燃烧凄厉后退,更有近千人被雷霆落下,肉身崩溃!但这些界外修士实在是太多,其内更有大量的大神通修士,王林莫说还没有到第三步,即便他是第三步大能,在这十多万修士下,也无法对抗!一股股融合了界外修士的神通风暴轰轰而来,直奔王林,这是一场死战,王林仰天一声低吼下,没有退后半步,而走向前不断地厮杀,他喷出鲜血,白色的衣衫上血迹染红.他双眼已经充满了血色,他的脸上露出浓浓的疲惫,他的元力已经开始了枯竭,他的古神之力也隐隐无法跟的上,他的肉身,已经伤上加伤!一道道伤口几乎遍布了他的全身但死在他手中的界外之修,却是无法计算,王林也没有去计算,他眼下只知道一件事情,德找不到,让自己可以安心离去的理由…封尊的交代,界内一幕幕恩友的存在,那生他养他的家乡,这一切的一切,让他无法退后…血红的双眼,使得王林眼前的世界,也成为了血色,在这不断地杀戮下,在这一人阻止大军的脚步中,慢慢的,王林身后的云海修士,有一个人,停止了脚步.他是一个青年,一个只有窥涅初期的青年,他侥幸在方才的惨战中没有死亡,他转过身,呆呆的望着身后远处的王林,望着王林的背影-望着王林身前那无尽修士仿若被两只巨大的手臂死死的阻止-,我辈修士,何惜一战-,——这青年喃喃中,那崩溃的荣耀似有了苏醒与改变的迹象.又有一个云海修士停止了逃遁的脚步,默默地转身怔怔的望着王林的背影,慢慢的,其眼中战意苏醒,双目红了起来,一股疯狂从心底爆发而出.,我辈修士,何惜一战…,-更多的云海修士停止了逃遁-回头看向王林,那一句句喃喃低语,在此刻却是透出了一股说不清的味道,这股味道,可以让一切血性之人疯狂!,我辈修士-何惜一战!-,我辈修士,何惜一战!!!-一个个云海修士停下身子,直至最后,这数千如丧家之犬逃遁的云海修士-全部停了下来,全部看着王林,在他们的眼中,那方才王林吼出的话语,再次清晰的浮现耳边!这话语-在方才的一刻-在他们耳中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动不了他们半点心神,奏不出一丝涟漪,但此刻,王林用他的行动,把这一句话,清晰的告诉给了所有的云海修士,什么叫做我辈修士,何惜一战!!他们的云海荣耀尽管崩溃,但王林,却是给了他们另一个荣耀,一股战之荣耀!!为云海而战-为家乡而战,为了自己要保护的一切的一切-而战!!就在这一刹那,封界大阵内那巨大的开天斧,再次落下,轰轰而去中,五千界外修士齐齐崩溃而亡,同样是在这一刹那,王林猛地抬头-盯着那开天斧,在其身后数千云海修士的目光中,王林整个人一冲而起!,封尊-助我!!——王林吼声传开直接震入那封界大阵内,传入那困住天罚殿殿主的柔和之光中,那玉佩之冉!玉佩中,封尊的残留神识,似爆发出了其生命中最后一股力量,浩荡传开之下,那柔和之光直接融入整个封界大阵内.更是顺着封界大阵直接进入到了那斩下一斧后-缓缓抬起的开天斧之内!被这融合的光芒弥漫,那庞大的开天斧,轰然一震!其内似传出了莫大的挣扎,与那柔和之光对抗,但在那柔和之光的不断涌入下,在那阵阵轰轰之声传遍星空的刹那,这巨大的开天斧,生生的停顿在了半空之上,阵阵古神气息从其内急速的扩散!-,封界开天斧,请借我传承者,一用…,-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那封界大阵内传出,落入到了每一个修士的耳中!南云子眼中露出悲哀,他怎能忘记这个声音!与其交战的那红衣女子,面色一变,眼中竟有罕见的忌惮一闪而过-当年的一幕幕记忆,在其心神弥漫.红杉子神色平静,但在这声音浮现的刹那,目中却是有了追忆,似回到了当年,与那初来咋到性格偏执的封尊论道,对方的迂腐,让他当年痛斥,但那封尊却是始终含笑,摇头不语.寒衣童子,同样听到了这个声音,其眼中透出畏惧之色,他一生最怕之人,不是那界外掌尊-不是仙妃,而是这封尊!!在那苍老的声音中开天斧,停止了挣扎其大小急速收缩,最终化作了不足数丈,但其上的古神气息,却是疯狂的倍增起来!王林身子跃起,在万众瞩目下-一把握住了这开天斧!!这是古之法器,这是王族最强之器,这是一把,开天之斧!!在握住这斧头的瞬间,王林眉心古神星点轰轰旋转,以一种堪比当初道古传承之时的气势从王林身上急速的爆发出来!无数万年,自从被封入大阵之后,王林是第一个,握住这把开天斧的古神!!小提示: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您还可以位置:>>>第二卷修真血影第1544章离去!《仙逆》第二卷修真血影第1544章离去!()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一拜一幽冥兽体内之界中,那残破的修真星上,王林面前.那疯子直接跪下,不断地磕头,神色透出一股凝重,双眼露出狂热的崇敬-,以吾仙祖之誓,本王连道非,愿拜高人为师,此生永不叛宗,拜见师尊-这疯子说话间,立刻抬起右手,拍在了自己眉心.一股奇异之力从其体内弥漫出来,直奔王林而去,转眼之下就融入王林体内.这一幕,就算是王林也楞在了那里,他本意只是吓唬这疯子-问出神通道术口诀而已,却没想到,居然出现了如此转折的一幕.,师尊,你快教我到底用什么方法才收服的这大兽,我就要学这个-学会后,我以后再看到有要吃我的大兽,我就直接冲上去收服过来!——那疯子兴奋的望着王林,起身坐在一旁语气很是得意,内心暗道:-,哼哼,还是本王聪明啊,这次为我哥找了个高人,而且我还能学到神通,这笔买卖,划算,很划算,我哥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夸我——王林神色古怪,右手在那幽冥兽身上一拍,此兽立刻消散,渐渐无影,整个修真星顿时寂静下来,只剩下了他们二人.目光落在那疯子脸上,王林渐渐露出微笑.百度仙逆吧,这收服此兽的神通,很是玄奥,眼下还不是传授你之时,且为师还需要知晓你还会那些神通道术方能抉择-,王林缓缓开口.那疯子眼珠一转,眨了眨眼说道:,不会了啊,就那些了,别的我都忘了——,你既不说,那便作罢——王林微笑中话语一转,又道:,不过你想不想离开这里-那疯子神色顿时激动,连忙起身,猛地点头,大声道:想啊,我一直想离开这里,可是找了很久很久,也没找到出路.,——,我可以带你离开,但我要知道,你掌握的神通道术中,最强的是什么-王林盘膝坐在一旁,轻声笑道.,仙之九绝道啊&#第七绝道……-这疯子说完,立刻捂住了.,使劲摇头-,这个是不能详细说的,我体内有誓道,一旦详细说出,就会遭受仙罚——那疯子松开手,但却没有放下,而是扣着鼻孔,目光在王林身上扫过.他这个样子,似根本就不像是其所说的那样.王林摇头一笑,不再去问,他虽有贪心-但也只进退,从此人身上获得造化已然巨大若是再贪婪下去,未免有些过了.且套出那四样神通口诀,几乎每一样都需王林莫大的时间去消化感悟-他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问出更多的神通-,三日后,我带你离去!——王林沉吟中,闭上了双眼,默默的吐纳起来,他知晓自己时间紧迫,必须要尽快获得足够的道果,如此方可把心中的计划完成,解决那如悬梁之剑的排斥之力.三天的时间,他要把体内的排斥之力在压一下,以便保持一定程度的实力,却完成余下的几件事情.,不行,本王都拜你为师了,你不能一个神通都不传授,本王不同意,你快点传我神通,不然你就是欺负人-那疯子看到王林闭目,立刻就不干了连忙跑到王林旁边,再次开始了咆哮.这咆哮之声越来越大,最后似累了,便坐在王林对面,喋喋不休起来-,你不能这样欺负人,我都给你了好几个神通口诀了,你要也给我几个啊,一个也行啊,小红,你说是不是,没有他这样的,如此欺负本王,本王能忍,小红你能忍么!——王林被他絮叨的睁开双眼,右手一挥-立刻便有一股金风呼啸而起,在天网空弥漫之下,赫然化作了九条金龙,这九条金龙咆哮间,吹出阵阵紫色之风,此风寒冷至极,刚一出现-这大地就在咔咔声下-赫然冰封!,此术呼风,传你-那疯子望着天空,眼中露出不屑.,你别糊弄我我不傻-这小小神通,我才不学!——王林右手一挥,九龙消散,掐诀一指,立刻天空一暗,阵阵乌云滚滚而来,瞬息就弥漫整片天幕,雷声轰鸣下,阵阵雨水急速降临-那雨水是金色,刚一将下,便引动了天地元力急速凝聚而来.,下雨了…小红,快看下雨了…——那疯子愣了一下,看了半响后打了个哈气,摇头喃喃道:-,又糊弄我,这算什么神通,本王才不学——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还有那山崩之术,王林一一施展出来,但每一次那疯子都是只看一眼,便不断的摇头,神色渐渐愤怒起来-向着王林便是咆哮.,你这个老鬼,你如此吝啬-就不能给我点好的神通啊,你你你一一一一一一你大过分了!-百度仙逆吧王林盯着那疯子,深吸口气后,把蓝梦道尊传授的翻天印,光彩遁,甚至那道术融合,全部施展出来.,这是什么玩意,这也叫翻天不学!,全身光光的,这是什么神通啊,不学-,这道术融合,太弱了,本王一口血就可容一切了,不学!王林皱起眉头缓缓开口:-你到底要学什么-那疯子更是愤怒,大声道:-你就是不想教我,我要学你收服那大兽的神通——王林有些头痛,想了想后,右手掐诀向前一指,立刻这修真星的天地内,骤然一黑,赫然间竟化作了一片海洋,海洋尽头,一轮初阳缓缓出现,光芒万丈之下,残夜之力,蓦然而起!那疯子眼前一亮,但很快就黯淡下来-撅着嘴,摇头道:这个还不错,但我有比这个还厉害的…——王林眼中渐渐有了不耐-右手一挥再次指去,天空的黑暗与那初阳消散,一座巨大的石门赫然幻化在了天地之间,阵阵岁月的流转之力,弥漫八方.轰鸣回荡,岁月急速舟转动,仿若要度过数千上万年一般.那疯子仔细看了半响,再次摇头起来.,这石门还没我王府大门好-有啥看的,不学.,-王林再好的性子,此刻也有些忍耐不住了,他深吸口气,把这一生所学神通,几乎全部都一一展露出来,让那疯子挑选,但一直到最后,那疯子还是不断摇头.若是仅仅摇头也就罢了-但这疯子却是比王林还要愤怒,怒火越加浓郁,多次的大吼-,你是高人,你不可能只会这点神通-你就是不想教我!——,够了-王林打断了疯子的吼叫,怒极而笑,冷声道:最后一个神通,你爱学不学-说着-王林右手抬起,根本都不需掐诀,便把他这一生,学到的第一个神通,引力术-施展了出来.以他的修为,施展这炼气时的引力术,实在是太过容易,此术一处,顿时便在大地震动下,掀起了一个巨大的石块,在半空绕来绕去.那疯子呆了一下,死死的盯着半空的石块,眼中露出明亮之芒,他猛地起身,使劲揉了揉眼睛,顿时拍起手来-,这个好玩啊,哈哈,这个好玩,我就学这个!高人,师傅不愧是高人,居然有这种大神通道术!王林实在懒得理会这疯子,拿出一枚玉简把引力术烙印在内,直接甩给对方,闭目吐纳起来.那疯子接过玉简,立刻凝神一扫,眉开眼笑,连连蹦跳起来-几乎瞬间就把这引力术学会,怪叫之中,他连忙跑到远处,吼声下右手向前一指,大地震动,被他引起了一个石块-,好玩,这个好玩——疯子一脸激动,再次一指,一连引起了几十个石块后,操控这些石块在身体外旋转,他自己更是随着石块转动,一圈一圈的,最终眼前有了眩晕,但神色却是极为兴奋,笑声不断.似还不过瘾,这疯子跑到更远处直接飞起后向着大地一指-地面立刻出现了无数裂缝,一块块大石飞起,环绕在其身体外,不下数百上千.三天的时间转瞬过去,三天后,王林睁开双眼,目中金光渐渐被他隐藏起来,若不仔细去看-不会发现.但在睁开双眼看向远处的一刻,王林却是眉头一皱,摇头苦笑.只见在远处,那疯子笑声极为愤怒,他身边有上万石块,仿若士兵一般将他笼罩,在他对面,还有上万石块-仿若敌人一样.他居然操控这么多石块,在半空中展开了厮杀碰撞-,七彩小娘子,你从不从本王.本王有上万大军,你要是敢不从,本王可就怒了-吼完之后,这疯子又立刻跑到对面的大量石块内,身子一扭,涅起了兰花指,露出妩媚之色,细声开口-,你这个淫贼,有胆你就过来-王林哭笑不得,见那疯子玩的正网开心-长叹一声,起身向前迈去-,行了,出去再玩!那疯子意犹未尽,但还是兴奋的连忙跟在王林身后,不时的回头看向后方那些石块,眼中露出不舍,似正考虑,要不要把这些都带走.,外面有的是——王林无奈开口.二人越走越远渐渐消失在了这天地之内…第四更!回来四天,爆发了三次,一共十三更!我不怕疲惫,不怕手指酸痛,我只想回到第一,回到第一,回到第一!!!小提示: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您还可以

历史小说:《花豹突击队》最新章节...小白两眼冒光的盯着王大力眼中似乎透着强烈的不满周围的队员全都晃悠着手中的钞票笑着围着大力包崖露着大牙呵呵笑着:“哈哈哈大力瞧把小白气的怎么得罪我们白雪公主了”大家“哄”的又笑出声來大力摸着自己的大脑袋纳闷地说:“沒有啊我巴结它还來不及呢那敢得罪这个小姑奶奶呀”大家的笑声更大了小雅和玲玲看着大力的可怜相“咯咯咯”的捂着肚子小雅笑着突然响起了什么止住笑声大声说道:“对就不给他小白是不是他答应给你买巧克力來的”小白一听“巧克力”两眼冒出了红光恶狠狠地看着大力发出了一声低吼王大力猛地拍了一下脑袋转手一把攥住了张娃正在晃悠的右手从他手中那叠钞票中抽出几张转身就蹿了出去大家都纳闷的看着小雅沒明白怎么回事小雅笑着将小白给大力治伤时大力许诺给巧克力答谢的事情说了一遍大家一听全都大笑起來张娃这时才反应过來大叫着:“这东西他答应慰劳小白干嘛从我这里拿钱”转身追了出去大家“哈哈哈”笑得前仰后合一会儿大力提着一个大袋跑了回來身后跟着哭丧着脸的张娃大力嘴里“嘿嘿”笑着将袋子放到小白面前脸上露着媚笑:“花宫主我答应你二十块现在买回來四十块算是赔罪了啊嘿嘿嘿”小白低头闻闻袋子仰起脸看着大力大嘴一咧、尾巴一摇眼中的红光才慢慢消失大力看到小白消了气赶紧又指指万林手中的袋子嘴里“嘿嘿嘿”的一脸坏笑小白扭头看看万林手中的纸袋摇着尾巴跑过去立起身子看着万林万林苦笑着从袋子里取出一叠钞票弯腰递给小白此时小花已经毫不客气的跑到地上放着巧克力的袋子前脑袋扎进去就叼出一块两只前爪灵巧的剥开一块小舌头“吧唧、吧唧”飞快地舔食起來小白叼起钞票扭头看到小花已经毫不客气的吃起它的胜利果实脑袋一扭将钞票往王大力身前一扔转身就扑向了巧克力袋子“哈哈哈……”大家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大力一把抓起地上的钞票直起身就看到张娃伸着手冲他大叫着:“还钱你请客干嘛拿我的钱”……大家已经笑得全蹲在了地上小雅、玲玲和余静干脆坐在了地上捂着肚子笑得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只有万林哭丧着脸:“这二十万我还沒捂热呢就沒了十一万”黎东升在旁边笑着说:“哈哈哈两个小东西沒给你都分了你就知足吧”热闹了好一会儿小雅和玲玲手里攥着钞票站起身脸上笑眯眯的走到万林身前眼睛紧紧盯着他的手万林赶紧将手中黎东升刚才递给他的三辆车钥匙塞进口袋紧张的抱着剩下的钱袋:“你们要干什么”小雅小嘴一撇说道:“小气样你一人又开不了三辆车我们帮你分担一下”说着小手飞快地伸进万林兜里抓起一把车钥匙扭身就拉着玲玲往外跑:“回家喽”余静跟着她们一起跑了出去三个姑娘银铃般的笑声撒在楼道中其余队员全都笑着看着她们的背影眼中露着羡慕的神色黎东升看着大家挥挥手:“好了都回去早点休息吧好好策划一下如何把钱花出去”队员们与两位队长打个招呼美滋滋的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回了自己房间他们太需要休息了黎东升看队员们都离开了拉着万林坐到房间的沙发上亲自泡了两杯茶放到茶几上扭头看着万林问道:“这段时间你们的主要任务就是休养大家太疲劳了你有什么考虑”万林端起茶杯眼睛看着冒着腾腾热气的茶杯说道:“让队员们放松一下吧这次执行任务不同以往不但时间跨度大而且战斗的残酷性也都超过以往一定要大家松弛下來”黎东升点点头说道:“是啊军区给你们这笔钱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们放松一下另外风刀几名新队员要回一趟他们所在的原军区去办理一下军籍转移事宜顺便给原來的战友告告别后勤部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车票你回头嘱咐一下他们有关保密条例的事情不该说的千万不能透露”万林点点头“哦”了一声身子疲惫的往沙发上靠了靠头一歪睡着了在这次执行任务中万林不但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连大部分夜晚都是他带着小花亲自担当警戒任务今天回到自己的部队他才算真正的放松下來与黎东升说着话一阵阵困意突然升上了心头他实在坚持不住了闭上眼就睡着了黎东升心疼的看了一眼万林他心中明白万林作为这次任务的指挥员不但要筹划每一场战斗的细节还要冲锋在前这对于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军人來说实在是负担太重了他轻轻抱起万林将他平放到床上拉过被子给他盖好小花嘴里叼着一块巧克力回身看了一眼万林也跳上床钻进万林被窝露出小脑袋冲黎东升呲了一下牙也闭眼呼呼睡去了而小白早就跟着小雅出去了黎东升轻轻走出房间将门关好來到招待所楼下见余静正静静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两眼凝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夜空“咦你怎么还沒回去在想什么”黎东升诧异的走到余静身边坐下轻声问道“我把小雅和玲玲送走怕打扰你们说话就沒上去刚才看到小雅和玲玲两个女孩子面黄肌瘦的样子心里真是难受真沒想到她们两个娇嫩的女孩子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中战斗”余静轻声回答两只明亮的大眼睛似乎蒙上了一层水雾看到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妹妹带着满脸的疲惫她的心真疼了这一切让风刀、包崖等突击队员吃惊不已,整个突击队只有小雅和玲玲知道这个小方匣子的秘密。铝卷分条_武禁

小提示: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您还可以黑暗契约_丝瓜伤流液‖符号.内英文为最.快更.新地址∥郧三个结丹修士也感觉不妙,惊恐中连连后退,就要远离这里。

几人看到桌子上实在沒地方摆盘子了,坐在餐椅上一人端起一个盘子就开始招呼,只有小丽和蓉蓉“咯咯”笑着,慢条斯理的挑选自己爱吃的东西。远处路zhōngyāng,二十几个小伙子正挥舞着三十多公分长的砍刀,在后面追赶着前面奔跑的四个小伙子,几个小伙子身上已经被砍刀砍伤,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红sè的血液浸透,路上滴了一路的血迹,他们每人手里也提着一把匕首,正拼命往自己这边跑來。铝卷分条_武禁

历史小说:显然.小鬼子们是被万林和两只花豹偷袭后.留下了几具尸体又继续仓皇逃窜了.“继续前进”黎东升低声命令.大家提着枪又恢复了刚才的队形向前追去.速度越來越快.从这时开始.他们终于找到了小鬼子逃跑的路径.前面的路都是小鬼子开出的线路.自然要比自己开路前行的速度快了许多.此时.青木一伙已经出现在峡谷边上.青木快步走到林边.举着夜视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儿前面的峡谷和峡谷周围的山坡.见沒什么异状.随即命令道“提高警惕.从峡谷下面穿过去.走.”青木带着剩余的5名队员冲出森林.组成了一个楔形的战斗小组.向着黑黑的峡谷中跑去.前面一个斥候小组由两人组成.跑在前面.十几米后是他自己的四人小组.到此时.青木的三分队十二名队员加上从一分队留下的三名队员.再加上他自己共计十六人.截止到目前.他的十六人在林外被击毙五人.在林中又被那个猎人击毙五人.已经已有十名队员阵亡.只剩下自己和五名队员.其中还有一个重伤.青木的心中产生了一种悲凉的感觉.自己带着三个分队三十六名队员來到这个国度.可现在环目四周.只剩下了这几个狼狈如鼠、拼命逃窜的队员了.他真不明白了.这还是那个曾经不堪一击的国度吗.怎么就把它么不可一世的大R国特种军人打得如此狼狈.难道自己真的触怒了山神.青木使劲摇摇脑袋.思绪又回到了现实之中.他早就根据地图计划好了自己的撤退线路.穿过这条峡谷再走三十几公里就可以穿出这片森林了;而穿过森林就可以加快速度.往西翻越二百多公里的山区.就可以顺利进入周边国家.逃脱这个令人恐怖的国度了.而这条峡谷正是这条撤退线路的捷径.他们一行人迅速向峡谷中钻去.峡谷中间的溪流在静静的流淌.溪流两边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大山中本就人迹稀少.而变幻莫测、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更是人迹罕至.所以植被一场茂密.在这片森林中.沒有经验的人很容易迷失在森林中.就是当地的普通猎人都不敢轻易涉足这片森林.万林还是小时候跟随爷爷來过几次.此时.东方的天边已经微微发亮.青木一行人顺着溪流往峡谷深处走去.突然.“轰”、“轰”、“轰”三声巨响带着几声惨叫从峡谷中响起.三团火焰将峡谷中照的通明.带着夜视镜的青木一行人.被这突然爆起的明亮火焰刺的两眼顿时出现了暂时性失明.眼前立即变的一片漆黑.青木等人立即扑倒在地.伸手摘下脸上的夜视镜.使劲揉着被强光刺痛的双眼.眼中的泪水哗哗的往下流.山坡上的万林带着夜视镜看到敌人进入峡谷.立即就把夜视镜摘了下來.峡谷中.早就被他布置了六、七颗用手雷制作的诡雷.分布在溪流两边的杂草丛中.他这个大山的儿子.哪能让这群小鬼子轻易走出这座森林.此时.他单膝跪在山坡的巨石旁边.身子倚靠在石上.举着狙击步枪后.对准草丛中一个将屁股露在草丛外的小鬼子.“啪”就是一枪.“啊”.露着屁股的是那名负伤的小鬼子.他的肩上被万林在林中短箭重伤.伤痛使他的隐蔽动作无法到位.所以露出了半个屁股.被万林一枪将他的屁股打开了花.他惨叫着向边上草丛中滚去.此时.爆炸已经将深秋枯黄的杂草引燃.草地上立即冒起了暗红色的火光和浓浓的黑烟.引爆诡雷的是小鬼子的两人斥候小组.他们当即被三颗连环手雷炸翻在地.其中一人正惨叫着在地上翻滚.另外一人则一身不吭的仰面倒在燃烧的杂草丛中.慢慢地.剩下的三个鬼子都逐渐从爆炸强光引起的暂时性失明中恢复了视力.他们看着在草丛中翻滚的队员.谁也不敢上前救助.刚才视力受损沒有看到发生了什么.可狙击步枪的枪声.他们可是听得真真切切.战场上.谁也不敢轻易在狙击枪口下露出自己的身子.青木趴在地上.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枪响的方向.对着话筒低声说道:“十一点钟方向.我掩护.秋山、安西冲上去.准备.行动.”“哒哒哒哒……”负责掩护的青木猛然在地上翻滚起來.手中已经握着阵亡队员的轻机枪.对着上面山坡扫射起來.猛烈的子弹打的坡上的树木一阵摇晃.碎木和碎石横飞.整个山坡上尘土飞扬.紧跟着这片弹雨.溪流边的草丛中就窜起了两条人影.向着山坡上冲去.此时.万林在山坡上对着露出屁股的一名敌人打了一枪后.立即起身向着前面跑去.早就躲到了前面五、六百米外的一棵大树后面.举着狙击步枪对着刚才自己所在的山坡.峡谷中的青木看到自己的两名队员向坡上冲去.立即移动枪口向山坡两边扫去.为自己冲锋的兄弟们提供掩护.子弹扫在万林隐身的树林中.密集的弹雨让万林不敢露头.就在这时.两个小鬼子已经冲上了万林刚才狙击的大石旁.他们立即伏在巨大的石块边上.举着枪对着四周.搜寻刚才袭击者的身影.就在他们警惕举枪面对四周的时候.石块下面突然钻出两条小黑影.同时跃起扑向两名趴在巨石上的小鬼子.“啪”、“咔”两声清脆的脆响在山坡上响起.紧跟着就见到一个小鬼子大声惨叫着.弓身抱着自己的右腿从山坡上滚了下來.另一人依旧趴在巨石上.可脑袋已经紧紧贴在了石上.脑袋已如破碎的西瓜四散裂开.巨石上溅满了红白相间的液体.青木听到叫声.立即望向山坡.山坡上半人高的草丛中一阵晃动.转眼间就沒有了动静.而一名自己的队员正惨叫着滚了下來.他抱着自己的右侧小腿在翻滚.而右脚已经不见了踪影.脚脖子处血肉模糊.铝卷分条_武禁历史小说:显然.小鬼子们是被万林和两只花豹偷袭后.留下了几具尸体又继续仓皇逃窜了.“继续前进”黎东升低声命令.大家提着枪又恢复了刚才的队形向前追去.速度越來越快.从这时开始.他们终于找到了小鬼子逃跑的路径.前面的路都是小鬼子开出的线路.自然要比自己开路前行的速度快了许多.此时.青木一伙已经出现在峡谷边上.青木快步走到林边.举着夜视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儿前面的峡谷和峡谷周围的山坡.见沒什么异状.随即命令道“提高警惕.从峡谷下面穿过去.走.”青木带着剩余的5名队员冲出森林.组成了一个楔形的战斗小组.向着黑黑的峡谷中跑去.前面一个斥候小组由两人组成.跑在前面.十几米后是他自己的四人小组.到此时.青木的三分队十二名队员加上从一分队留下的三名队员.再加上他自己共计十六人.截止到目前.他的十六人在林外被击毙五人.在林中又被那个猎人击毙五人.已经已有十名队员阵亡.只剩下自己和五名队员.其中还有一个重伤.青木的心中产生了一种悲凉的感觉.自己带着三个分队三十六名队员來到这个国度.可现在环目四周.只剩下了这几个狼狈如鼠、拼命逃窜的队员了.他真不明白了.这还是那个曾经不堪一击的国度吗.怎么就把它么不可一世的大R国特种军人打得如此狼狈.难道自己真的触怒了山神.青木使劲摇摇脑袋.思绪又回到了现实之中.他早就根据地图计划好了自己的撤退线路.穿过这条峡谷再走三十几公里就可以穿出这片森林了;而穿过森林就可以加快速度.往西翻越二百多公里的山区.就可以顺利进入周边国家.逃脱这个令人恐怖的国度了.而这条峡谷正是这条撤退线路的捷径.他们一行人迅速向峡谷中钻去.峡谷中间的溪流在静静的流淌.溪流两边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大山中本就人迹稀少.而变幻莫测、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更是人迹罕至.所以植被一场茂密.在这片森林中.沒有经验的人很容易迷失在森林中.就是当地的普通猎人都不敢轻易涉足这片森林.万林还是小时候跟随爷爷來过几次.此时.东方的天边已经微微发亮.青木一行人顺着溪流往峡谷深处走去.突然.“轰”、“轰”、“轰”三声巨响带着几声惨叫从峡谷中响起.三团火焰将峡谷中照的通明.带着夜视镜的青木一行人.被这突然爆起的明亮火焰刺的两眼顿时出现了暂时性失明.眼前立即变的一片漆黑.青木等人立即扑倒在地.伸手摘下脸上的夜视镜.使劲揉着被强光刺痛的双眼.眼中的泪水哗哗的往下流.山坡上的万林带着夜视镜看到敌人进入峡谷.立即就把夜视镜摘了下來.峡谷中.早就被他布置了六、七颗用手雷制作的诡雷.分布在溪流两边的杂草丛中.他这个大山的儿子.哪能让这群小鬼子轻易走出这座森林.此时.他单膝跪在山坡的巨石旁边.身子倚靠在石上.举着狙击步枪后.对准草丛中一个将屁股露在草丛外的小鬼子.“啪”就是一枪.“啊”.露着屁股的是那名负伤的小鬼子.他的肩上被万林在林中短箭重伤.伤痛使他的隐蔽动作无法到位.所以露出了半个屁股.被万林一枪将他的屁股打开了花.他惨叫着向边上草丛中滚去.此时.爆炸已经将深秋枯黄的杂草引燃.草地上立即冒起了暗红色的火光和浓浓的黑烟.引爆诡雷的是小鬼子的两人斥候小组.他们当即被三颗连环手雷炸翻在地.其中一人正惨叫着在地上翻滚.另外一人则一身不吭的仰面倒在燃烧的杂草丛中.慢慢地.剩下的三个鬼子都逐渐从爆炸强光引起的暂时性失明中恢复了视力.他们看着在草丛中翻滚的队员.谁也不敢上前救助.刚才视力受损沒有看到发生了什么.可狙击步枪的枪声.他们可是听得真真切切.战场上.谁也不敢轻易在狙击枪口下露出自己的身子.青木趴在地上.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枪响的方向.对着话筒低声说道:“十一点钟方向.我掩护.秋山、安西冲上去.准备.行动.”“哒哒哒哒……”负责掩护的青木猛然在地上翻滚起來.手中已经握着阵亡队员的轻机枪.对着上面山坡扫射起來.猛烈的子弹打的坡上的树木一阵摇晃.碎木和碎石横飞.整个山坡上尘土飞扬.紧跟着这片弹雨.溪流边的草丛中就窜起了两条人影.向着山坡上冲去.此时.万林在山坡上对着露出屁股的一名敌人打了一枪后.立即起身向着前面跑去.早就躲到了前面五、六百米外的一棵大树后面.举着狙击步枪对着刚才自己所在的山坡.峡谷中的青木看到自己的两名队员向坡上冲去.立即移动枪口向山坡两边扫去.为自己冲锋的兄弟们提供掩护.子弹扫在万林隐身的树林中.密集的弹雨让万林不敢露头.就在这时.两个小鬼子已经冲上了万林刚才狙击的大石旁.他们立即伏在巨大的石块边上.举着枪对着四周.搜寻刚才袭击者的身影.就在他们警惕举枪面对四周的时候.石块下面突然钻出两条小黑影.同时跃起扑向两名趴在巨石上的小鬼子.“啪”、“咔”两声清脆的脆响在山坡上响起.紧跟着就见到一个小鬼子大声惨叫着.弓身抱着自己的右腿从山坡上滚了下來.另一人依旧趴在巨石上.可脑袋已经紧紧贴在了石上.脑袋已如破碎的西瓜四散裂开.巨石上溅满了红白相间的液体.青木听到叫声.立即望向山坡.山坡上半人高的草丛中一阵晃动.转眼间就沒有了动静.而一名自己的队员正惨叫着滚了下來.他抱着自己的右侧小腿在翻滚.而右脚已经不见了踪影.脚脖子处血肉模糊.

新华社记者 胡彦斌

责任编辑:肇宇飞: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铝卷分条_武禁, 铝卷分条_武禁, 铝卷分条_武禁

继续阅读

热点新闻

热门话题

热门推荐

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