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谈异事辑录_陈菊梅

山东明龙建筑机械有限公司

2019-10-23 23:00:43

字体:宋体

奇谈异事辑录_陈菊梅 位置:>>>第二卷修真血影第十卷叱咤界内第1524章万古一握开天斧!《仙逆》第二卷修真血影第十卷叱咤界内第1524章万古一握开天斧!()一句话,尽管是吼声震天,震动这整个星空,但却恢复不了那崩溃的荣耀,恢复不了那绝望的求生之念!云海修士,在这界外冲杀之下,只剩下不足一万的云海修士,还在不断死亡的云海修士,退缩了…一人退,则人人退,退势如潮落,轰然瓦解!每一个云海修士都露出绝望,看着那数倍于己,密密麻麻仿若无尽的界外入侵者,他们没有了继续再战下去的勇气.一旦退缩,溃败之下,更涨界外凶焰,那一声声刺耳的狂笑与吼声,传遍八方,传遍了整个云海修士每一个人耳中.可他们,还是在退…很少有人不怕死,他们,害怕-,云海,完了…,——,与其战死这里,不如留下性呢…,——,大战还没有结束,此战虽败,可我若去往其他星域,还有再战的机呢…,-种种念头浮现在每一个云海修士心神,为他们找到了种种后退的借口,使得他们的退后,更快了…红杉子没有退,他再与六个大能死战-他知道自己决不能退-其他修士畏惧死亡,退缩之事他无力去阻止,但他是界内大能,他若退了,这此战,真的就是彻彻底底的败了!首战失败,对于还没有准备好的界内来说,将是一次重击,让界内,再无继战之力…南云子也没有退,他一生寡言-但却重诺,当年封尊对他又大恩-他要报答,界内是他的家-他要守护,他没有理由,身为界内巅峰大能,去退缩…沉默中,南云子眼中露出杀战之意!在这近万云海修士的退缩中-界外修士疯狂的冲入而来,如群狼进入了羊群,厮杀之下-近万修士在那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中,没有了荣耀的他们,再次死亡了数千!还有一个人,没有退!他,就是王林!他再没有去开口说话,而是抬头中,目露坚定之色迈步中直奔那些追责后退云海修士的界外大军而去!每一步迈出,都有轰鸣回荡王林刹那来临,右手挥动下,雷霆轰轰,却见这星空立刻浮现了那巨大的雷图,更是在这雷图出现的瞬间,王林右手抬起向着星空猛地一撕!-,开,太古雷界-星空轰轰,在那雷图之中,一道巨大的裂缝直接被撕开,一股股沧杂的气息冲出之下,一声声太古雷龙的咆哮直接吼出,却见数条太古雷龙,从那裂楗内探头头颅,融入雷图之内-张口之中,便有无尽闪电轰轰落下!每一道闪电都足有十丈粗细-在王林散出了全部雷霆本源后,疯狂的降临!火焰风暴凭空出现,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其内有朱雀舞动,在一声声长嘶中,直奔四周的界外修士而去!轰鸣惊天,那巨大的声响震动星空!一人之力,阻挡了界外追击的大军,一人之力,生生的让这界外大军,停在了那里!这一幕,远远看去,足以撼动所有修士心神!星空好似被分开,一侧是退缩的云海绝望中的数千修士!一侧,则是数万界外大军!在中间,则是王林!这中间的星空上,有庞大雷图呼啸,这中间的星空中,王林的身体外,有九色火焰风暴旋转而动!王林背对着后退中的数千云海修士,望着前方那无尽人头,神色平静的站在那里,冷冷的望去!他一个人,竟让那界外大军,不敢并行半步!短暂的沉默之后,那界外大军中爆发出一阵阵惊天低吼,齐齐冲杀而来!王林没有说话,右手抬起中,血剑幻化,被他狠狠地握住之后右臂抬起,盯着前方,向前一步迈去雷霆轰轰伴随起身,火焰风暴旋转环绕在外.那一个个界外修士在临近的刹那,顿时就有上千人虚火燃烧凄厉后退,更有近千人被雷霆落下,肉身崩溃!但这些界外修士实在是太多,其内更有大量的大神通修士,王林莫说还没有到第三步,即便他是第三步大能,在这十多万修士下,也无法对抗!一股股融合了界外修士的神通风暴轰轰而来,直奔王林,这是一场死战,王林仰天一声低吼下,没有退后半步,而走向前不断地厮杀,他喷出鲜血,白色的衣衫上血迹染红.他双眼已经充满了血色,他的脸上露出浓浓的疲惫,他的元力已经开始了枯竭,他的古神之力也隐隐无法跟的上,他的肉身,已经伤上加伤!一道道伤口几乎遍布了他的全身但死在他手中的界外之修,却是无法计算,王林也没有去计算,他眼下只知道一件事情,德找不到,让自己可以安心离去的理由…封尊的交代,界内一幕幕恩友的存在,那生他养他的家乡,这一切的一切,让他无法退后…血红的双眼,使得王林眼前的世界,也成为了血色,在这不断地杀戮下,在这一人阻止大军的脚步中,慢慢的,王林身后的云海修士,有一个人,停止了脚步.他是一个青年,一个只有窥涅初期的青年,他侥幸在方才的惨战中没有死亡,他转过身,呆呆的望着身后远处的王林,望着王林的背影-望着王林身前那无尽修士仿若被两只巨大的手臂死死的阻止-,我辈修士,何惜一战-,——这青年喃喃中,那崩溃的荣耀似有了苏醒与改变的迹象.又有一个云海修士停止了逃遁的脚步,默默地转身怔怔的望着王林的背影,慢慢的,其眼中战意苏醒,双目红了起来,一股疯狂从心底爆发而出.,我辈修士,何惜一战…,-更多的云海修士停止了逃遁-回头看向王林,那一句句喃喃低语,在此刻却是透出了一股说不清的味道,这股味道,可以让一切血性之人疯狂!,我辈修士-何惜一战!-,我辈修士,何惜一战!!!-一个个云海修士停下身子,直至最后,这数千如丧家之犬逃遁的云海修士-全部停了下来,全部看着王林,在他们的眼中,那方才王林吼出的话语,再次清晰的浮现耳边!这话语-在方才的一刻-在他们耳中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动不了他们半点心神,奏不出一丝涟漪,但此刻,王林用他的行动,把这一句话,清晰的告诉给了所有的云海修士,什么叫做我辈修士,何惜一战!!他们的云海荣耀尽管崩溃,但王林,却是给了他们另一个荣耀,一股战之荣耀!!为云海而战-为家乡而战,为了自己要保护的一切的一切-而战!!就在这一刹那,封界大阵内那巨大的开天斧,再次落下,轰轰而去中,五千界外修士齐齐崩溃而亡,同样是在这一刹那,王林猛地抬头-盯着那开天斧,在其身后数千云海修士的目光中,王林整个人一冲而起!,封尊-助我!!——王林吼声传开直接震入那封界大阵内,传入那困住天罚殿殿主的柔和之光中,那玉佩之冉!玉佩中,封尊的残留神识,似爆发出了其生命中最后一股力量,浩荡传开之下,那柔和之光直接融入整个封界大阵内.更是顺着封界大阵直接进入到了那斩下一斧后-缓缓抬起的开天斧之内!被这融合的光芒弥漫,那庞大的开天斧,轰然一震!其内似传出了莫大的挣扎,与那柔和之光对抗,但在那柔和之光的不断涌入下,在那阵阵轰轰之声传遍星空的刹那,这巨大的开天斧,生生的停顿在了半空之上,阵阵古神气息从其内急速的扩散!-,封界开天斧,请借我传承者,一用…,-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那封界大阵内传出,落入到了每一个修士的耳中!南云子眼中露出悲哀,他怎能忘记这个声音!与其交战的那红衣女子,面色一变,眼中竟有罕见的忌惮一闪而过-当年的一幕幕记忆,在其心神弥漫.红杉子神色平静,但在这声音浮现的刹那,目中却是有了追忆,似回到了当年,与那初来咋到性格偏执的封尊论道,对方的迂腐,让他当年痛斥,但那封尊却是始终含笑,摇头不语.寒衣童子,同样听到了这个声音,其眼中透出畏惧之色,他一生最怕之人,不是那界外掌尊-不是仙妃,而是这封尊!!在那苍老的声音中开天斧,停止了挣扎其大小急速收缩,最终化作了不足数丈,但其上的古神气息,却是疯狂的倍增起来!王林身子跃起,在万众瞩目下-一把握住了这开天斧!!这是古之法器,这是王族最强之器,这是一把,开天之斧!!在握住这斧头的瞬间,王林眉心古神星点轰轰旋转,以一种堪比当初道古传承之时的气势从王林身上急速的爆发出来!无数万年,自从被封入大阵之后,王林是第一个,握住这把开天斧的古神!!小提示: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您还可以在这两个巨人眉心,均都是一个斧头的印记闪-烁不断,这二人脸上露出冰冷,眼中蕴含了杀机。

位置:>>>第二卷修真血影第十卷叱咤界内第1524章万古一握开天斧!《仙逆》第二卷修真血影第十卷叱咤界内第1524章万古一握开天斧!()一句话,尽管是吼声震天,震动这整个星空,但却恢复不了那崩溃的荣耀,恢复不了那绝望的求生之念!云海修士,在这界外冲杀之下,只剩下不足一万的云海修士,还在不断死亡的云海修士,退缩了…一人退,则人人退,退势如潮落,轰然瓦解!每一个云海修士都露出绝望,看着那数倍于己,密密麻麻仿若无尽的界外入侵者,他们没有了继续再战下去的勇气.一旦退缩,溃败之下,更涨界外凶焰,那一声声刺耳的狂笑与吼声,传遍八方,传遍了整个云海修士每一个人耳中.可他们,还是在退…很少有人不怕死,他们,害怕-,云海,完了…,——,与其战死这里,不如留下性呢…,——,大战还没有结束,此战虽败,可我若去往其他星域,还有再战的机呢…,-种种念头浮现在每一个云海修士心神,为他们找到了种种后退的借口,使得他们的退后,更快了…红杉子没有退,他再与六个大能死战-他知道自己决不能退-其他修士畏惧死亡,退缩之事他无力去阻止,但他是界内大能,他若退了,这此战,真的就是彻彻底底的败了!首战失败,对于还没有准备好的界内来说,将是一次重击,让界内,再无继战之力…南云子也没有退,他一生寡言-但却重诺,当年封尊对他又大恩-他要报答,界内是他的家-他要守护,他没有理由,身为界内巅峰大能,去退缩…沉默中,南云子眼中露出杀战之意!在这近万云海修士的退缩中-界外修士疯狂的冲入而来,如群狼进入了羊群,厮杀之下-近万修士在那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中,没有了荣耀的他们,再次死亡了数千!还有一个人,没有退!他,就是王林!他再没有去开口说话,而是抬头中,目露坚定之色迈步中直奔那些追责后退云海修士的界外大军而去!每一步迈出,都有轰鸣回荡王林刹那来临,右手挥动下,雷霆轰轰,却见这星空立刻浮现了那巨大的雷图,更是在这雷图出现的瞬间,王林右手抬起向着星空猛地一撕!-,开,太古雷界-星空轰轰,在那雷图之中,一道巨大的裂缝直接被撕开,一股股沧杂的气息冲出之下,一声声太古雷龙的咆哮直接吼出,却见数条太古雷龙,从那裂楗内探头头颅,融入雷图之内-张口之中,便有无尽闪电轰轰落下!每一道闪电都足有十丈粗细-在王林散出了全部雷霆本源后,疯狂的降临!火焰风暴凭空出现,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其内有朱雀舞动,在一声声长嘶中,直奔四周的界外修士而去!轰鸣惊天,那巨大的声响震动星空!一人之力,阻挡了界外追击的大军,一人之力,生生的让这界外大军,停在了那里!这一幕,远远看去,足以撼动所有修士心神!星空好似被分开,一侧是退缩的云海绝望中的数千修士!一侧,则是数万界外大军!在中间,则是王林!这中间的星空上,有庞大雷图呼啸,这中间的星空中,王林的身体外,有九色火焰风暴旋转而动!王林背对着后退中的数千云海修士,望着前方那无尽人头,神色平静的站在那里,冷冷的望去!他一个人,竟让那界外大军,不敢并行半步!短暂的沉默之后,那界外大军中爆发出一阵阵惊天低吼,齐齐冲杀而来!王林没有说话,右手抬起中,血剑幻化,被他狠狠地握住之后右臂抬起,盯着前方,向前一步迈去雷霆轰轰伴随起身,火焰风暴旋转环绕在外.那一个个界外修士在临近的刹那,顿时就有上千人虚火燃烧凄厉后退,更有近千人被雷霆落下,肉身崩溃!但这些界外修士实在是太多,其内更有大量的大神通修士,王林莫说还没有到第三步,即便他是第三步大能,在这十多万修士下,也无法对抗!一股股融合了界外修士的神通风暴轰轰而来,直奔王林,这是一场死战,王林仰天一声低吼下,没有退后半步,而走向前不断地厮杀,他喷出鲜血,白色的衣衫上血迹染红.他双眼已经充满了血色,他的脸上露出浓浓的疲惫,他的元力已经开始了枯竭,他的古神之力也隐隐无法跟的上,他的肉身,已经伤上加伤!一道道伤口几乎遍布了他的全身但死在他手中的界外之修,却是无法计算,王林也没有去计算,他眼下只知道一件事情,德找不到,让自己可以安心离去的理由…封尊的交代,界内一幕幕恩友的存在,那生他养他的家乡,这一切的一切,让他无法退后…血红的双眼,使得王林眼前的世界,也成为了血色,在这不断地杀戮下,在这一人阻止大军的脚步中,慢慢的,王林身后的云海修士,有一个人,停止了脚步.他是一个青年,一个只有窥涅初期的青年,他侥幸在方才的惨战中没有死亡,他转过身,呆呆的望着身后远处的王林,望着王林的背影-望着王林身前那无尽修士仿若被两只巨大的手臂死死的阻止-,我辈修士,何惜一战-,——这青年喃喃中,那崩溃的荣耀似有了苏醒与改变的迹象.又有一个云海修士停止了逃遁的脚步,默默地转身怔怔的望着王林的背影,慢慢的,其眼中战意苏醒,双目红了起来,一股疯狂从心底爆发而出.,我辈修士,何惜一战…,-更多的云海修士停止了逃遁-回头看向王林,那一句句喃喃低语,在此刻却是透出了一股说不清的味道,这股味道,可以让一切血性之人疯狂!,我辈修士-何惜一战!-,我辈修士,何惜一战!!!-一个个云海修士停下身子,直至最后,这数千如丧家之犬逃遁的云海修士-全部停了下来,全部看着王林,在他们的眼中,那方才王林吼出的话语,再次清晰的浮现耳边!这话语-在方才的一刻-在他们耳中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动不了他们半点心神,奏不出一丝涟漪,但此刻,王林用他的行动,把这一句话,清晰的告诉给了所有的云海修士,什么叫做我辈修士,何惜一战!!他们的云海荣耀尽管崩溃,但王林,却是给了他们另一个荣耀,一股战之荣耀!!为云海而战-为家乡而战,为了自己要保护的一切的一切-而战!!就在这一刹那,封界大阵内那巨大的开天斧,再次落下,轰轰而去中,五千界外修士齐齐崩溃而亡,同样是在这一刹那,王林猛地抬头-盯着那开天斧,在其身后数千云海修士的目光中,王林整个人一冲而起!,封尊-助我!!——王林吼声传开直接震入那封界大阵内,传入那困住天罚殿殿主的柔和之光中,那玉佩之冉!玉佩中,封尊的残留神识,似爆发出了其生命中最后一股力量,浩荡传开之下,那柔和之光直接融入整个封界大阵内.更是顺着封界大阵直接进入到了那斩下一斧后-缓缓抬起的开天斧之内!被这融合的光芒弥漫,那庞大的开天斧,轰然一震!其内似传出了莫大的挣扎,与那柔和之光对抗,但在那柔和之光的不断涌入下,在那阵阵轰轰之声传遍星空的刹那,这巨大的开天斧,生生的停顿在了半空之上,阵阵古神气息从其内急速的扩散!-,封界开天斧,请借我传承者,一用…,-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那封界大阵内传出,落入到了每一个修士的耳中!南云子眼中露出悲哀,他怎能忘记这个声音!与其交战的那红衣女子,面色一变,眼中竟有罕见的忌惮一闪而过-当年的一幕幕记忆,在其心神弥漫.红杉子神色平静,但在这声音浮现的刹那,目中却是有了追忆,似回到了当年,与那初来咋到性格偏执的封尊论道,对方的迂腐,让他当年痛斥,但那封尊却是始终含笑,摇头不语.寒衣童子,同样听到了这个声音,其眼中透出畏惧之色,他一生最怕之人,不是那界外掌尊-不是仙妃,而是这封尊!!在那苍老的声音中开天斧,停止了挣扎其大小急速收缩,最终化作了不足数丈,但其上的古神气息,却是疯狂的倍增起来!王林身子跃起,在万众瞩目下-一把握住了这开天斧!!这是古之法器,这是王族最强之器,这是一把,开天之斧!!在握住这斧头的瞬间,王林眉心古神星点轰轰旋转,以一种堪比当初道古传承之时的气势从王林身上急速的爆发出来!无数万年,自从被封入大阵之后,王林是第一个,握住这把开天斧的古神!!小提示: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上一页,您还可以历史小说:刘洪鑫看着几人都在注意晓蕙笑着说:“万林你还沒看出來吧晓蕙可是非常能干你们都知道我原來的办公室主任甘萧自从牵涉到间谍案被捕后这个位置一直空缺我看晓蕙能干上个月已经任命她为我的办公室主任了”万林几人全都兴奋地站起晓蕙脸上红红的有点腼腆地说道:“还不是董事长照顾我我哪有那么能干啊”小雅几人赶紧端着酒杯向她祝贺万林兴奋的一饮而尽他看到晓蕙这个善良、美丽的女孩能有这么好的前程由衷的为她高兴啊刘洪鑫看着这几个当初为了保护自己曾经出生入死的年轻人心中也十分兴奋一杯接一杯的干着爷爷在旁边微笑着看刘洪鑫又举起一杯酒伸手拦住他说:“刘总今天差不多了你身体还沒完全恢复不能喝太多了”刘洪鑫无奈地放下酒杯说道:“呵呵呵一高兴就忘了再次见到这小哥几个我是真高兴啊跟他们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年轻几十岁了”爷爷伸手搭在他的手腕上凝神号了一下他的脉搏说道:“现在沒什么问題不过你以后可要注意了你走时把我自己配置的药粉拿回去一些再连续吃上一段时间估计问題不大这要归功于我们治疗的及时啊不然可要费大劲了”刘洪鑫注视着爷爷问到:“您刚才怎么给我治疗的怎么好的这么快据我所知心梗的治疗可是非常费劲的”爷爷笑着回答:“我也说不好而且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心梗不过人身体有毛病不外是阴阳不平衡经脉不通导致的刚才一见你我从你面相上看出你好像是心经受阻号脉后果然是心经受阻而且很严重所以我只是把你堵塞的经脉用功力冲开给你吃的药粉是我们祖传的一种活血化瘀的灵药他可以迅速融化你体内的瘀滞调节你体内的平衡有着极好的疗效”刘洪鑫点点头说道:“这都是祖国的瑰宝啊太神奇了真是神医啊”周围的人也都频频点着头自古以來习练内功高深者必是中医高手因为习练内功就必须掌握身体内部的经络了解真气在体内运行的轨道强化自身经脉提升功力可以说他们对中医里面所述的经络和阴阳平衡更是了如指掌而一些古老的内功门派在上千年的自身功力传承中更是积累了大量利用药物调节身体、提升功力的独门秘方只是他们崇尚自身的武学不在社会上行医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们高深的医术刘洪鑫看了一眼周围说道:“老哥哥既然这个地方最近不太安宁就跟我到家里住一段吧等平静了再回來”黎东升向万林使了个眼色接过话头说道:“是啊您老也沒什么事情到刘董事长的家里还能聊聊天帮着他调理一下身体”万林和小雅几人也都劝爷爷离开一段时间爷爷看了大家一眼眼中突然透出一抹精光说道:“不就是几个兔崽子嘛用不着我老头子自己就收拾他们了你们用不着担心我”看到老人坚决的态度几人的脸色全都黯淡下來他们是真担心自己离开后那群混蛋再找上门來王铁成在旁突然说道:“我回去责成有关部门查了一下从最近一个月的入境情况分析目前失去联系的国外入境人员大约有二百多名而符合我们推测目标的r国人有六十几人再结合年龄体貌特征有大约三十多个符合特种作战人员的年龄、体貌和身体特征”万铁成看了一眼黎东升见他的脸色已经凝重起來接着说道:“种种迹象表明就是这批r国人袭击的这里但是上次在这里我们只发现了十二人的尸体残肢也就是说目前还可能有二十几人下落不明”万林几人的脸色都严峻起來万林低头对着话筒命令成儒和大力:“加强警戒”张娃、玲玲、小雅和余静也站了起來转身就要到屋里拿枪万林抬手让她们坐下说道:“不用接着吃饭张娃你带小花去转一圈几个蟊贼不用影响我们吃饭”回身叫道:“小花”小花从门口跑了过來万林指着周围说道:“跟着张娃去转一圈看看有什么异常”小花飞快地跑了出去张娃起身追了出去小姗姗看小花跑出去稚嫩的叫着:“等等我我也去”她以为小花去玩了呢玲玲笑着把姗姗领了过來爷爷眼中带着笑意喜爱地说道:“多好的小姑娘來到爷爷这來”姗姗飞快的跑过來依偎在爷爷身边仰着红红的小脸说:“爷爷您回头也给我捉一只小花猫吧”爷爷疼爱地摸着她的脑袋说道:“爷爷可满足不了你这可不是捉來的爷爷可沒那么大本事”众人都笑了起來大家吃晚饭小雅和玲玲跟刘洪鑫他们打了个招呼提着枪去接替负责警戒的大力和成儒王铁成将黎东升拉到一边说道:“我们警方已经通知这片地区的派出所加强警力注意突然出现在这片区域的陌生人可这片山区太大了而且进出山的道路众多不可能全照顾到所以这地方目前太危险了你看能不能在劝劝老爷子让他先跟我们回去不然他一个人在这里可是太危险了”王铁成扭头看看正在与刘洪鑫聊天的爷爷继续说道:“老爷子武功高深可对方是手持现代武器的特种兵啊而且我们在明对方在暗万一出现情况我们可就太被动了”黎东升皱着眉头无奈地说道:“嗨别提了我动员老人好半天了可老爷子太固执了就是不走”黎东升说着把万林叫了过來让他去劝劝老人万林也紧皱着眉头他太了解自己爷爷的脾气了老人认准的事情很少有人能改变他的想法奇谈异事辑录_陈菊梅

在这寂静的夜里,这声音很清晰。龙宝宝起名大全_埃及大使馆认证()那白衣女子压下心神的震惊,知道此刻不是细问的时机,迈步中直奔裂缝,转眼之下临近裂缝,一步迈出,在其迈步出去的刹那,她转过身,美目深深地看了一眼身后古墓,隐隐的,她可以感受到王林神识的存在。

片刻后,砰的一声,那指头最终全部瓦解,化作一道道天地无力,向着四周散去,吹起了大片地面上的尘土,形成一股沙尘暴向着四周扩散。历史小说:石原两人没敢靠的太近,在他们情报部门提供的资料上特意强调了花豹突击队有一只凶猛的小猫。奇谈异事辑录_陈菊梅

历史小说:显然.小鬼子们是被万林和两只花豹偷袭后.留下了几具尸体又继续仓皇逃窜了.“继续前进”黎东升低声命令.大家提着枪又恢复了刚才的队形向前追去.速度越來越快.从这时开始.他们终于找到了小鬼子逃跑的路径.前面的路都是小鬼子开出的线路.自然要比自己开路前行的速度快了许多.此时.青木一伙已经出现在峡谷边上.青木快步走到林边.举着夜视望远镜观察了一会儿前面的峡谷和峡谷周围的山坡.见沒什么异状.随即命令道“提高警惕.从峡谷下面穿过去.走.”青木带着剩余的5名队员冲出森林.组成了一个楔形的战斗小组.向着黑黑的峡谷中跑去.前面一个斥候小组由两人组成.跑在前面.十几米后是他自己的四人小组.到此时.青木的三分队十二名队员加上从一分队留下的三名队员.再加上他自己共计十六人.截止到目前.他的十六人在林外被击毙五人.在林中又被那个猎人击毙五人.已经已有十名队员阵亡.只剩下自己和五名队员.其中还有一个重伤.青木的心中产生了一种悲凉的感觉.自己带着三个分队三十六名队员來到这个国度.可现在环目四周.只剩下了这几个狼狈如鼠、拼命逃窜的队员了.他真不明白了.这还是那个曾经不堪一击的国度吗.怎么就把它么不可一世的大R国特种军人打得如此狼狈.难道自己真的触怒了山神.青木使劲摇摇脑袋.思绪又回到了现实之中.他早就根据地图计划好了自己的撤退线路.穿过这条峡谷再走三十几公里就可以穿出这片森林了;而穿过森林就可以加快速度.往西翻越二百多公里的山区.就可以顺利进入周边国家.逃脱这个令人恐怖的国度了.而这条峡谷正是这条撤退线路的捷径.他们一行人迅速向峡谷中钻去.峡谷中间的溪流在静静的流淌.溪流两边长满了半人高的杂草.大山中本就人迹稀少.而变幻莫测、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更是人迹罕至.所以植被一场茂密.在这片森林中.沒有经验的人很容易迷失在森林中.就是当地的普通猎人都不敢轻易涉足这片森林.万林还是小时候跟随爷爷來过几次.此时.东方的天边已经微微发亮.青木一行人顺着溪流往峡谷深处走去.突然.“轰”、“轰”、“轰”三声巨响带着几声惨叫从峡谷中响起.三团火焰将峡谷中照的通明.带着夜视镜的青木一行人.被这突然爆起的明亮火焰刺的两眼顿时出现了暂时性失明.眼前立即变的一片漆黑.青木等人立即扑倒在地.伸手摘下脸上的夜视镜.使劲揉着被强光刺痛的双眼.眼中的泪水哗哗的往下流.山坡上的万林带着夜视镜看到敌人进入峡谷.立即就把夜视镜摘了下來.峡谷中.早就被他布置了六、七颗用手雷制作的诡雷.分布在溪流两边的杂草丛中.他这个大山的儿子.哪能让这群小鬼子轻易走出这座森林.此时.他单膝跪在山坡的巨石旁边.身子倚靠在石上.举着狙击步枪后.对准草丛中一个将屁股露在草丛外的小鬼子.“啪”就是一枪.“啊”.露着屁股的是那名负伤的小鬼子.他的肩上被万林在林中短箭重伤.伤痛使他的隐蔽动作无法到位.所以露出了半个屁股.被万林一枪将他的屁股打开了花.他惨叫着向边上草丛中滚去.此时.爆炸已经将深秋枯黄的杂草引燃.草地上立即冒起了暗红色的火光和浓浓的黑烟.引爆诡雷的是小鬼子的两人斥候小组.他们当即被三颗连环手雷炸翻在地.其中一人正惨叫着在地上翻滚.另外一人则一身不吭的仰面倒在燃烧的杂草丛中.慢慢地.剩下的三个鬼子都逐渐从爆炸强光引起的暂时性失明中恢复了视力.他们看着在草丛中翻滚的队员.谁也不敢上前救助.刚才视力受损沒有看到发生了什么.可狙击步枪的枪声.他们可是听得真真切切.战场上.谁也不敢轻易在狙击枪口下露出自己的身子.青木趴在地上.仔细回忆了一下刚才枪响的方向.对着话筒低声说道:“十一点钟方向.我掩护.秋山、安西冲上去.准备.行动.”“哒哒哒哒……”负责掩护的青木猛然在地上翻滚起來.手中已经握着阵亡队员的轻机枪.对着上面山坡扫射起來.猛烈的子弹打的坡上的树木一阵摇晃.碎木和碎石横飞.整个山坡上尘土飞扬.紧跟着这片弹雨.溪流边的草丛中就窜起了两条人影.向着山坡上冲去.此时.万林在山坡上对着露出屁股的一名敌人打了一枪后.立即起身向着前面跑去.早就躲到了前面五、六百米外的一棵大树后面.举着狙击步枪对着刚才自己所在的山坡.峡谷中的青木看到自己的两名队员向坡上冲去.立即移动枪口向山坡两边扫去.为自己冲锋的兄弟们提供掩护.子弹扫在万林隐身的树林中.密集的弹雨让万林不敢露头.就在这时.两个小鬼子已经冲上了万林刚才狙击的大石旁.他们立即伏在巨大的石块边上.举着枪对着四周.搜寻刚才袭击者的身影.就在他们警惕举枪面对四周的时候.石块下面突然钻出两条小黑影.同时跃起扑向两名趴在巨石上的小鬼子.“啪”、“咔”两声清脆的脆响在山坡上响起.紧跟着就见到一个小鬼子大声惨叫着.弓身抱着自己的右腿从山坡上滚了下來.另一人依旧趴在巨石上.可脑袋已经紧紧贴在了石上.脑袋已如破碎的西瓜四散裂开.巨石上溅满了红白相间的液体.青木听到叫声.立即望向山坡.山坡上半人高的草丛中一阵晃动.转眼间就沒有了动静.而一名自己的队员正惨叫着滚了下來.他抱着自己的右侧小腿在翻滚.而右脚已经不见了踪影.脚脖子处血肉模糊.奇谈异事辑录_陈菊梅历史小说:王铁成笑呵呵的看看这老人说道:“见过见过呵呵呵您有一个好孙子啊您就等着他给您带回立功证书吧”老人笑了王铁成的话一扫老人数月來压在心中的阴霾他知道万林一定是和王铁成他们又共同执行了一项艰巨的任务老人讲完这一切万林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慢慢打开说道:“这段时间任务太多一直沒來的急跟您说我找到了我们祖先的藏宝洞”“什么”爷爷“腾”的一下站了起來万林一边慢慢将小包打开一边说了在山洞中发现珠宝和秘籍的事情最后说道:“这是祖上的遗训和我们万家内功的完整心法”爷爷身子突然晃动了几下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吓得万林赶紧伸出一只手扶住爷爷爷爷推开他的手眼睛紧紧盯着万林手中的小包裹声音颤抖着问道:“这…这…真是先祖的遗训和我万家的内功心法”这可是万家几代人都在努力寻找的东西呀这些东西已经失踪数百年了由于失去了完整的万家内功心法历代祖先只能按照口口相传的方式习练万家功夫过去历代掌门只是知道先祖为防止发生意外将万家功夫完整心法和一大批珍宝密封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同时规定采用口头秘传下一代掌门的方式进行传承严禁外泄可就是这种隐秘的传承方式却由于数百年前一代掌门人突然发生意外仙去而最终失去了这个整个家族的秘密虽然历代万家子弟都在秘密寻找这个秘密可最终都无果而终沒想到万林却由于这次军区通缉事件在机缘巧合中闯入了那个极为隐秘的山洞寻获了万家历代苦苦搜寻的传家之宝啊难怪爷爷会如此激动万林听到爷爷如此紧张的询问郑重的点点头伸手就要打开小包“慢双手捧着回去”爷爷转身就往家中走去爷爷脸色苍白的走在前面万林虔诚的双手捧着小包走在后面回到了院子里此时大家正在院中忙着准备晚饭看到祖孙两人表情如此严肃的走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站起让到一旁谁也沒敢出声全都紧张的注视着他们爷爷走到院中突然声音低沉的说道:“张娃你们几人把桌子摆到院子南面小雅、玲玲点燃院中火把”说着自己急匆匆走进屋内老人很快走出屋子手里提着一瓶玲玲她们带來的茅台酒和三个酒杯恭恭敬敬地摆放在院子南面的小桌上然后打开酒瓶斟满三个酒杯老人仔细端详了一下桌上摆放的就被位置然后取出三支香点燃两手握着三支香在空中停顿了一下慢慢插向由一块完整木板做成的坚硬桌面上“嗤”一声轻响周围的几人眼看着三支香下面的细细竹签慢慢深入坚硬的桌面立在桌面上冒起缕缕轻烟余静站在边上差点叫出声來赶紧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沒想到三根轻轻一掰就能折断的细细香柱被爷爷随手就插进了坚硬的桌面这个物理学方面的科学家怎么也无法用现代物理学理论解释这种现象难怪她如此吃惊爷爷在做完这一切回身看了一眼万林一直双手捧着小包的万林侧身往边上跨了一步站到小桌子正面先双手捧包举过头顶然后才恭恭敬敬的将小包摆放在香烛后面然后打开小包往后退了一步毕恭毕敬的站在桌前小雅她们全都吃惊的看着小包里面那块已经古香古色的兽皮全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也不知爷爷和万林为什么会如此郑重其事原來万林给小雅几人讲过自己寻获祖传宝藏的事情但并沒有透露寻获万家完整内功心法的事情因为这本心法是万家的祖传秘密必须要先行呈献给万家长辈后由长辈决定是否可以外传所以小雅她们都不知秘籍的事情爷爷看着袅袅升起的香烟环视了周围的人一眼对着万林说道:“跪下”万林双膝一弯虔诚的跪在了地上跟着爷爷转身对围在一旁的张娃和小雅几人说道:“你们都或多或少习练了万家内功心法要是自认为是我万家的子弟就跪下吧”老人话音刚落所有人都站到万林身后“噗通”一声跪下了黎东升也走过來犹豫了一下刚要跪下爷爷拦住他说:“你沒有练过万家内功心法不能算万家弟子一会儿就麻烦你宣读一下我们祖先的遗训吧”老人说着也跪在了万林身边老人双手合十举过头顶高声对着桌上的兽皮喊道:“万家列祖列宗在上晚辈万鸿携孙万林及众弟子叩拜先祖”说着带着众人在地上虔诚的连磕了三个响头接着老人抬起头对着桌上的兽皮大声说道:“请万家先祖遗训”黎东升赶紧走过去双手捧起折叠的兽皮慢慢打开声调平缓、凝重的念道:“余乃北魏大将军万国安之后世先祖曾以万家之武功开疆立业后因功高盖主为先皇所不容逼令自缢缢时留下遗训:严禁万家子孙依仗万家武功为官……”黎东升一字一句念的很慢可每句、每字都带着一种威严的气势将每个在场的人都带入了数百年前那个金戈铁甲的古老年代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好像在亲耳聆听万家先祖的亲口训话当黎东升念到:“箱底另有一本《万家内功心法》内里记载着万家内功修炼的最高境界惭愧吾辈无一人修至最高境界望万家后代有缘者得之发扬光大大重振我万家武功辉煌……”时所有人的心情都激动起來他们都曾听万林讲过他和爷爷所习的万家功夫只是祖上口口相传下來的早已经缺失了一部分最上乘的功法真正完整的万家内功心法早已失传了大家都沒想到万家完整的内功心法在历经了数百年的历史沧桑和无数的战火纷争后却在数百年后重见天日

新华社记者 张筱楠

责任编辑:陆麒伊: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奇谈异事辑录_陈菊梅, 奇谈异事辑录_陈菊梅, 奇谈异事辑录_陈菊梅

继续阅读

热点新闻

热门话题

热门推荐

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